傳統服飾 / 待分類 / 除了鄧穎超,還有這些人為1950年《婚姻法...

分享

   

除了鄧穎超,還有這些人為1950年《婚姻法》努力過……

2020-12-17  傳統服飾

前陣子,某紀錄片里鄧穎超一段關于“離婚自由”的內容火了,拼成長圖以后廣為流傳。

△ 點擊圖片看大圖

很多人都知道,新中國的第一部法律即為《婚姻法》,而鄧穎超參與了起草并且堅持將“離婚自由”寫進去。然而,鮮為人知的是,直到鄧穎超去世10年后,她關于“離婚自由”的堅持以及參與起草《婚姻法》的功績,才漸漸為人所熟知起來。沒錯,算來其實也就只有十幾年而已……

尋找《婚姻法》的起草人

這里必須要感謝黃傳會,是他的堅持才得以讓當年那段起草《婚姻法》的史實顯露在世人面前。

△ 《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圖解本》

在黃傳會著手寫《婚姻法》誕生故事之前,王明是公認的起草者,甚至還有他口述17個小時形成23000字的報告稿《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起草經過和起草理由的報告》的傳奇故事。然而當黃傳會希望聯系這些文章的作者,進一步了解情況的時候,他在《人民日報》(海外版)里看到了一封讀者來信,此人自稱是參與起草的成員之一,并對《婚姻法》起草過程描述得更為詳盡,并且表示王明不僅沒有參與起草也沒有參與討論,并表示如果不盡之處可以與她的秘書聯系。這封信的落款是2001年10月。

這個讀者便是原全國婦聯副主席、書記處第一書記的羅瓊。而她寫的這封信在發表之前也有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審定批復“文章屬實”。而羅瓊的另一個身份則是,當年婚姻法起草小組中當時唯一還在世的人。

△ 1985年羅瓊(左3)在廣西基層調研

盡管當時羅瓊已經病重住院(百科顯示她是2006年去世的),院方也認為她并不適合接受采訪,但在黃傳會的努力下終于得到了這份寶貴的來自親歷者的歷史回憶。

黃傳會在文章里提到,羅瓊問他為什么一個海軍作家會關注婚姻法的起草過程,他是這么回答的:

婚姻法關系到千家萬戶,關系到每一個人。但是,對1950年那部婚姻法的起草過程,基本沒人知道。還有,婚姻法是一個時代變遷和社會轉型的晴雨表,通過對婚姻法制定過程和貫徹過程的研究,可以涉及更多的內容,我對這些問題很感興趣,我覺得也應該讓更多的讀者了解。

黃傳會在報告文學領域拿過很多獎,說實話,如今不管是報告文學還是新聞記者,哪怕是最普通的用文字賺錢的人,缺的最多就是黃傳會這樣認真求索的精神。

△ 黃傳會,百科圖片

正是得到了羅瓊的回憶,新中國第一部法律《婚姻法》的誕生故事如今才為我們所知。

在一般人眼里,新中國成立不過半年就誕生了一部法律,不可謂不是神速,實際上早在1948年在西柏坡召開的“解放區婦女工作會議”上,劉少奇便專門提到了“婚姻問題是婦女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新中國成立后,我們要有一部統一的婚姻法”。會后,婚姻法起草小組便立即成立了,由鄧穎超主持,成員除了羅瓊還有帥孟奇、康克清、楊之華、李培之、王汝琪,共計七人。

△ 鄧穎超(1904-1992)

△ 帥孟奇

(1897-1998)

△ 康克清

(1912-1992)

△ 楊之華

(1901-1973)

△ 李培之

(1904-1994)

△ 王汝琪

(1912-1990)

△ 羅瓊

(1911-2006)

2010年,《黨的文獻》公開了1948年10月5日劉少奇《講講婚姻問題》的講話,進一步印證了羅瓊的回憶是真實可靠的。并且,從這些珍貴的文獻史料里我們可以知道,早在新中國成立之前《婚姻法》就已經開始醞釀制定,所以這實際上是一部至少準備差不多近2年的法律(鄧穎超在報告里描述是“從開始起草到公布”是“一年零五個月”),并非倉促草率下的產物,而成為了新中國的“第一”其實也并非特意安排。

婚姻自由,始自1931年《婚姻條例》

我們看到的許多關于《婚姻法》的故事里,還很造成一個錯覺,“離婚自由”是鄧穎超的獨特主張。實際上,1950年《婚姻法》有一個很重要的參考對象是1931年頒布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婚姻條例》。

△ 1953年,婚姻法宣傳畫

盡管蘇區的《婚姻條例》不是很出名,但從對婦女權益的解放到全新的婚姻制度構建,它起到的作用都是巨大的。更有意思的是,《婚姻條例》頒布時就明確提到了對于女性的偏向。

△ 1931年,《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婚姻條例》

1931年《婚姻條例》里除了毫不意外的對于封建婚姻的廢除,比如包辦、買賣婚姻,童養媳、一夫多妻,近親結婚,還有大量十分傾向于女性的條款,主要體現在離婚方面。

比如考慮當時男女的經濟地位不同,離婚時之前男女同居產生的公共債務,由男方清償。離婚后,男方仍須維持女方的生活,直至女方再婚。

離婚后孩子的撫養權默認歸屬男方,但如果是男女雙方都愿意撫養的情況,則歸女方,但由男方負擔孩子2/3的生活費,直到女方再婚且現任丈夫愿意負擔孩子生活費。

△ 1953年,解除童養媳關系調解書

△ 民國時童養媳圖畫

看到這里有些人也不必跳腳,畢竟問題都是要放到歷史里去考慮。上世紀30年代的女性基本是沒有經濟來源的,即便有田地,以當時的耕種條件由女性來完成也是十分困難的。而當時大量遺留下來的婚姻問題,都是封建婚姻,所以才十分注重女性保護以及孩子撫養。

而1931年《婚姻條例》里最為影響1950年《婚姻法》的一條,也就是鄧穎超十分堅持的那條便是關于離婚的規定:

第九條:確定離婚自由,凡男女雙方同意離婚,即行離婚。男女一方堅決要求離婚的,即行離婚。

在羅瓊的回憶里,離婚自由是爭議最大的問題,而鄧穎超態度鮮明且堅決,得以讓“離婚完全自由”成為了1950年《婚姻法》成為如今大家津津樂道的閃光一筆。

離婚“有條件”自由的拉鋸戰

而除了1931的《婚姻條例》,當時各地區婚姻相關法例有很多。比如1934年頒布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婚姻法》就是在1931年《婚姻》條例基礎上制定的,還有1939年與1946年分別頒布《陜甘寧邊區婚姻條例》、1944年《修正陜甘寧邊區婚姻暫行條例》、1941年《晉察冀邊區婚姻條例》和《晉西北婚姻暫行條例》等等。這些相比1931年《婚姻條例》都在于,離婚自由是有條件的。

男女雙方自愿即可登記離婚,這點基本上是無異議的。但是“一方堅決要求離婚”的情況下如何才能實現離婚,則往往都有附加條件,各地條件不一,且需要司法機關審查后方可準許。除此之外,因為當時連年戰爭,遠離家庭沒有音訊的抗日軍人的婚姻該如何處理,也往往無法做到一方主張即行離婚而需要有條件地實行。

盡管我們看到由于鄧穎超的堅持,使得1950年《婚姻法》里離婚無須條件,但這也并非是一個孤軍奮戰的故事。早在劉少奇1948年《講講婚姻問題》的講話里就已經指出,有條件的離婚并更不是屬于離婚自由,得不到離婚自由是女性的切身痛苦。

△ 劉少奇,《講講婚姻問題》

△ 1950年代,婚姻法宣傳資料

雖然無從得知當時的爭論里哪些人更支持“離婚完全自由”,而哪些人更支持“離婚有條件自由”,但劉少奇的講話其實已經預示了這部《婚姻法》的走向,而鄧穎超的主張也并非背離時代,而應該是得到了不少人的支持,才得以最終落在了法律的紙面上。

1950《婚姻法》在“婚姻自由”上的進步性是空前的,但這“離婚完全自由”是否會帶來不好的影響呢?其實時間才過去大半個世紀,如今人們可以提出的質疑在當時也早就有人問過,有興趣的可以找找鄧穎超1950年《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的報告》全文,里面有不少解答。

△ 鄧穎超,《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的報告》

△  1951年即東縣人民政府頒發離婚證書

但婚姻的問題本質上是一個非常復雜的問題,如今打開網絡覺得國家應該強制婚配、發放配偶的主張也從未斷絕,而且這些人絲毫沒有開玩笑的意思,經常認真得讓我一遍遍確認今年是不是2020年。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阻礙《婚姻法》(國家權力的意志)的實現的并不是在中國學界常常被提起的傳統“封建”觀念殘余。阻礙婚姻法的實現的,不是由于封建勢力長期支配中國而不易消除的男尊女卑觀念,也不是膚淺和不著邊際的“傳統”觀念或習慣。民間習慣中內在的現實性利害關系才是抗拒婚姻法的?!傲晳T勢力”乃至“男性聯系網”不是根據偏見或陳舊的觀念行動,而是立足于“離婚急增”這一現實行動。

——樸敬石 《“離婚完全自由”問題上的矛盾與妥協》

△ 1950年代,婚姻法宣傳畫

有一段和婚姻完全無關的內容可以作為本文的結論和思考,是以前刷到的網友評論——

超音速客機里我們還有多遠

=

人類登月成功離我們還有多遠

答案都是:-50年

1973年,幾位科學家租了超音速客機追逐日食發生時月亮投在地球上的影子進行觀測和研究,又酷又浪漫,聽起來就像是應該未來才會發生的事兒。

或許,時代的浪尖,注定會被現實磨圓吧!

本文系網易新聞·網易號新人文浪潮計劃簽約賬號【傳統服飾】原創內容,未經賬號授權,禁止隨意轉載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华东15选5幸运之门彩票网 湖北11选5遗漏号码 官方老时时彩走势图 2018理财网站排名 山东麻将游戏规则说明 排五玩法奖金规则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360彩票 山西11选5走势图彩经网 四川麻将之血流成河 高频彩网投平台 福彩3d和值走势图近500 南昌投资理财分析人士周华认为 广东省福利彩票中心 篮彩足彩新闻 北京pk10算法加减5公式 广西快乐10分投注技巧 北京赛车pk快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