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道 / 精致生活 / 雅冬:感知生活的樣子,才是冬天的意義

分享

   

雅冬:感知生活的樣子,才是冬天的意義

2020-12-15  物道

    物道君語:
    冬天簡單、樸素平白,古人卻用身體丈量冬日,把殘冬過成雅冬。

    相比冬,秋天實在讓人喜愛得緊。光是山的顏色就夠看的,碧云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更別提饞得心癢癢的蟹、葡萄、石榴,就連風都覺得十分舒適。

    一旦入了冬,就變得枯燥與孤獨。對于手腳冰涼的人來說,怕他又寒又冷,時而屋外北風嗆地,環境惡劣讓人心慌。

    冬簡單,即使無雪,霜白、霧濃也能讓世間回到最初的混沌。沒有過多視覺、聽覺、嗅覺、味覺的打擾,“我們的感覺”回到了最初的原點,培養出更敏銳、豐富、細膩的感知。

    好比明日是農歷十一月初一,一年最冷的月份,但古人對它不僅有不同的稱呼,冬月,辜月“一陽始生,吐故納新”之意,還發現了六個寒冬的美好,清冬、玄英、窮陰......

    人們用身體感知冬月的冷,也用感知發現它的雅。


    “江南秋盡草未凋,青山隱隱水迢迢?!辈煌诒眹?,江南的冬天,并不蕭條,草木依然青澀,只覺水冷風寒,故謂“清冬”。

    濕地的蘆花開得茫茫一片,被風撫摸,就溫柔地搖曳起來,如若穿著白色裙子的美人,在溪邊起舞,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植物在這里享受清福,但之于人卻“寒”得很。江南水汽大,即使無風,身體也會瑟瑟發抖,幸虧老天爺愛出太陽。

    每到午后,花巷里弄就有人搬出小凳子,挨著墻邊曬暖。緩緩閉上眼睛,陽光隔著衣服曬暖肌膚,生出了團團和氣。

    在江南,草木被風吹拂,我們伸手就能觸及陽光,即使濕寒這樣的冬天依然溫暖又柔軟,就像詩人說:“人間清景難逢?!?/span>

    《爾雅 · 釋天》中有“冬為玄英”的說法。冬夜漫長,玄為黑色,故冬為玄色?!坝ⅰ笔茄┗?。

    “昨宵天意驟回復,繁陰一布飄寒英?!弊蛞固炜諡跗崮?,誰知雪花一落,就像月亮揉碎了光,星星點點飄向人間。

    晦暗的深夜,有了微光,古人稱說冬乃“玄英”。

    但李白說,雪“應是天仙狂醉,亂把白云揉碎?!碧焐系纳裣珊茸砹司?,抓著一團云,揉碎了撒入人間,那是白天的雪。

    無論是如月,還是如云,下雪不僅僅是浪漫而已。它讓冬天不再孤寂,堆雪人、打雪仗、捕鳥雀......

    我們在這樣的冬天,有如雪花的瀟灑,花木蘭的英氣,果敢地刺破晦暗的日子。雪下得肆意,人們樂得快意。


    冬天沒有秋之蕭蕭,夏之轟隆,而冬雪溫柔,落地無聲;再看動物躲進洞里,我們窩在家里,天地似失去了聲息的孤寂。

    但假使有了竹林,天地就有了雅韻。明代戲曲家高濂在一個冬夜睡覺,翻來覆去睡不著,只覺得布衾冷似鐵,忽然窗外回風交急,吹響了什么東西。

    原來是“雪灑竹林”。他說這是玉笙聲,沒有雨滴那么響,只是雪落驚竹,驚起一陣清音,“飛雪有聲,惟在竹間最雅?!?/p>

    《道德經》說:“五音令人耳聾?!辈粌H是汽車的轟隆聲,鼎沸的喧鬧聲,聽慣了大的聲音不止會使聽覺的閾值提高,還會迷惑心志。

    只懂得聽見大的,忽視了微小的、輕的聲音。冬的沉寂,或許是希望人能聽輕音,體察細微的感受。唯有關心感知,才會變得細膩。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泵废闫鋵嵑艿?,完全沒有梔子“香得痛痛快快”的勁頭,只有風吹雪落時,在梅樹下細細端詳,方能聞到暗暗浮動的香氣。

    然而致廣大,需盡精微。并不精確的梅香,往往需要我們凝神靜氣的呼吸?;ㄏ悴蛔砣?,醉人是花樹下一心一意專注的自己。

    宋人有一本《梅品》,寫了品梅的“二十六宜”:薄寒,佳月,微雪,孤鶴,明窗,疏籬,紙帳,林間吹笛,膝下橫琴,石枰下棋,掃雪煎茶,美人淡妝簪戴……

    二十六個方法每一件都是小事,小事雖小,卻包含了一個人的品味、修養、審美。人們往往認為一種大的品格很難培養,但對于古人而言,僅僅聞香而已。


    在南方夜間或者清晨無云,山林間就會蒙上一層煙白色的濃霧,罩在歷冬不凋的青樹上,如若水墨。田間的霧被拉得很長,浮在半空,像一條飄飛的綢帶。

    而在人間一覺醒來,屋頭上也常是亮晶晶的,“平生詩句領流光,絕愛初冬萬瓦霜?!弊兓欢嗟亩?,同是煙白的霜霧,卻給了冬不一樣的意境。看似平白樸素的日子,卻如紗如流光。


    煙霧白,最常見依然是廚房的白煙。朱自清的父親冬天便偏愛煮“小洋鍋豆腐”,還噗呲噗呲地冒著熱氣就端出來,把夾給孩子吃:“晚上冷,吃了大家暖和些”。

    此后許多年,朱自清一直惦念這個熱氣騰騰的冬日。是咕嘟咕嘟滾著的白湯,是燙嘴的豆腐......都不是,是冷日陪伴在身邊的人。他們是我們的熱氣騰騰,讓我們感受到溫暖和愛。

    窮,盡也。冬季為一年中最后的季節,又稱“窮陰。

    白居易在《歲晚旅望》中說:“向晚蒼蒼南北望,窮陰旅思兩無邊?!币荒隁q終了,我依然羈旅在外,每走一步總是忍不住回望,什么時候回家呢?

    但詩人心里仍有點小高興,因為已是窮陰。就像大街小巷里,海報慢慢變成紅色,手里的奶茶也貼上了節日的設計,一種紅色的祝福在空氣中蔓延,不免驚訝”又到歲末新初啦!“

    哪怕是一年光陰窮盡,也不必擔憂的,舊的歸去,新的方能到來。

    相比于古人,今人的冬日比他們好過得多,在家有暖氣,出門有羽絨,大雪封地有清雪車。雖則如此,古人在冬天感到的幸福卻比今人容易得多。

    他們用身體感知寒冷暑熱,也用身體丈量美好:花何時香,竹為何被驚動,雪怎么又能英氣......

    而我們總是過分依賴外部環境,忽略了用身體,感官,知覺去觸摸溫度,就像一個無情的精確的儀器,冷了開暖氣,熱了降溫度。

    古人雅冬,就像高深父先生告訴我們的那句話:“若能高朗其懷,曠達其意……攬景會心,便得真趣?!?/p>

    感知生活的樣子,才是冬天的意義。

    文字為物道原創,轉載請聯系作者。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华东15选5幸运之门彩票网 大赢家体育比分足球比分 新浪网球比分直播板 广东好彩1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福彩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彩票大赢家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表 狗狗币注册 在国外中彩票 足彩半全场优化 u8棒球比分 比特币挖矿机的设置 山西麻将 下期7星彩号码预测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号码 北京赛车pk拾现场直播 2021年以太坊矿机购买 免费下载腾讯棋牌象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