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星光 / 待分類 / 清華天才流落街頭淪為“乞丐”、“罪人”...

分享

   

清華天才流落街頭淪為“乞丐”、“罪人”,卻為中國培養出了79名院士!

2020-12-07  華人星光

    華人星光(ID:hrxg2020)原創內容

    作者:華人星光

    轉載請聯系后臺授權

    他是12歲就考進清華的頂級天才,

    曾為新中國培養了79名院士,

    看一下他的弟子們,

    都是一個個如雷貫耳的名字:

    我國“導彈之父”錢學森;

    我國“原子彈之父”錢三強;

    我國“衛星之父”趙九章;

    我國“光學之父”王大珩.......

    23位兩彈功勛中,

    有一半以上是他的學生:

    彭桓武、王淦昌、趙忠堯.....

    他的學生如群星璀璨照耀中華,

    而他自己,

    卻在最陰暗的角落里成了乞丐,

    成了被唾棄的“罪人”,

    等不來一束光明......

    他的名字如此陌生,可在今天,

    卻值得所有中國人銘記!

    他,叫葉企孫。

    當我第一次看到這張照片,

    好像看到一個真正溫文爾雅的君子,

    他如此恬靜沉毅,

    卻在曾經中華民族的滿目焦土上,

    栽種天下桃李........

    1898年7月的炎炎夏日,

    葉企孫在亂世中出生。

    父親是舊時文人,

    以“君子慎獨”之道教授于他,

    由此,

    他一生都是溫潤如玉的君子之風。

    1915年,年僅12歲的他,

    考取了清華學堂的首批學子。

    12歲入清華,

    說是那個時代的頂級天才,

    也不為過!

    17歲,

    他成立了清華校史上第一個學生團體,

    以切實求學,切實做事為守則,

    在中國大學的世界里,

    踏出了自由和理想的第一步。

    清華畢業后,他懷揣求學興國之志,

    留學美國哈佛,

    讀博期間,他的第一項研究課題,

    就測出了,

    當世最為精確的普朗克常數h值,

    被國際物理學界沿用長達16年之久,

    這一年他僅僅23歲!

    27歲,

    他放棄了在美國大好的個人前程,

    孤身踏上回國的漫漫路途。

    他來到清華,

    選擇一條教書育人的艱難人生,

    這樣的選擇,

    于本能登上更高科研高峰的他而言,

    殘忍而壯烈。

    因為當時的清華尚未經重組,

    還是一所學術空白的學校,

    放眼看去,大師稀少,學子凋敝,

    更有人揚言:

    中國的土地上不適合科學!

    要在這樣的境地下談科學教育,

    癡人說夢,難于登天。

    很多人拭目以待:

    在一片荒蕪的清華,

    葉企孫能種下怎樣的種子?

    葉企孫很清楚,

    自己即將面對的是什么。

    他認為,國外之所以強,

    是因科學盛行,

    科學盛行而人才輩出,

    而中國所以弱,

    皆在于千年科學沉寂,

    而今只在于以星星之火,喚醒國人。

    他說:

    “諸君要知道,沒有自然科學的民族,

    決不能在現代立腳得??!”

    28歲,他開創了清華第一個理學系,

    中國大學,由葉企孫開始,

    第一次有了熾熱滾燙的科研雄心;

    31歲,

    他開創清華第一個理學院。

    在無人無錢的境地下,

    很難想象葉企孫是怎樣做到的這一切,

    他的學生曾有這樣一段回憶:

    第一屆學物理的有四個人,

    第二屆只有兩個人,

    第三屆只有一個人......

    四年里,所有的課程,

    都是他一個人教的,

    不是他想一個人單槍匹馬.

    是他想請人家來,人家不來,也請不到.”

    可就是這樣,

    葉企孫仍孜孜以求“中國之學術獨立”。

    然后,中華的科研焦土之上,

    葉企孫種下“芬芳桃李”,

    他的學生隊伍十分強悍,

    這是一份分量驚人的名單:

    大弟子王淦昌,

    中國核物理奠基人,兩彈元勛!

    王淦昌

    李政道,

    諾貝爾獲得者,世界核物理學家,

    大二時,葉企孫對李政道說:

    “你可以不來上我的課,

    因為你的參考書比我更高明,

    但是你實驗不認真,

    所以只能得25分?!?/p>

    他對李政道如此嚴苛,

    只因對其寄予厚望,

    后來正是他破格選送李政道去美國。

    多年后在葉企孫的遺物中,

    發現了他珍藏半生的李政道的試卷,

    李政道哽咽著說:“他決定了我的命運”。

    華羅庚,

    學歷不高,只是初中畢業,

    是葉企孫的推薦,

    讓華羅庚得以在清華算學系任職,

    又是他,送華羅庚去英國劍橋深造,

    這才有了后來的中國現代數學之父”。

    華羅庚說:“我一生得他愛護無盡”。

    楊振寧,

    諾貝爾獲獎者,亦是他的弟子,

    1971年楊振寧回國,

    提出的第一個要求,

    就是見見恩師葉企孫,

    但因為葉企孫早已逝去,

    楊振寧只見到了自己的好朋友鄧稼先。

    楊振寧和鄧稼先

    林家翹:

    第一個成為美國科學院院士的中國人,

    是他的學生。

    戴振鐸:

    第一個成為美國工程院院士的中國人,

    也是他的學生!

    新中國評選的院士中,

    有79位是他的學生!

    后來的23位兩彈一星元勛中,

    足足有一半,也都是他的學生!

    錢學森、錢三強、趙九章、

    彭桓武、王淦昌、趙忠堯.....

    這一個個閃耀中華的名字,

    這一位位,

    日后撐起中國科學界大半江山的脊梁,

    就是葉企孫在那戰亂烽火年代里,

    為我們培育的“星星火種”!

    1935年清華大學物理系部分師生合影,這張照片中有11位未來的中科院院士。

    為這桃李滿天下,

    葉企孫終生未娶,無兒無女,

    因為每一個學生,

    都被他當成了親生孩子看待。


    清華園內的北院7號住宅,從1925年起葉企孫一直居住在此,1952年院校調整他才離開。

    而他人生里最深的一段師生情,

    是一個叫熊大縝的學生,

    師徒相依為命。

    而熊大縝為報國之志,

    去了山西抗日殺敵。

    曾經炸碎日軍機車車頭的TNT藥性地雷,

    正是來自熊大縝所在的“技術研究社”。

    而為了造出地雷、手榴彈,

    葉企孫在背后默默支持著熊大縝,

    他不斷搜集雷管、炸藥等軍用物資,

    熊大縝提供技術支持。

    可是后來,熊大縝被誣陷為特務,

    遭到秘密抓捕,押送途中被石頭活活砸死。

    葉企孫驚聞噩耗,

    為這孩子惋惜一生,

    更為了還熊大縝清白,

    從青絲到白頭,

    他一直奔走求真相希望還個公道。

    沒想到,

    他竟因此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1968年,已經70歲高齡的葉企孫,

    在十年浩劫中,

    因為熊大縝的事被逮捕起來,

    拷問他是否同熊大縝一樣也是特務。

    日日夜夜的毒打折磨,

    讓老人身心俱疲,

    但君子,有君子的骨頭。

    他所有的話總結起來只有一句:

    我是科學家,我是老實的,我不說假話。

    待到出獄,葉企孫已身患重病,

    脊骨受創,大小便失禁,

    雙腿腫脹難以站立,

    整個身子弓成90度。

    天可憐見,他一個孤寡老人,

    是怎樣在陰暗的角落里,

    熬過了剩下的歲月!

    中關村一帶,

    有一些人看到過葉企孫,

    他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

    拖著一雙裂開的破棉鞋,

    蓬頭垢面走在路上。

    沒有生計來源,餓得瘦骨嶙峋,

    他的精神已經失常,

    會到小攤上伸手索要一兩個小蘋果,

    邊走邊嚼。

    看到學生模樣的人,他會展開笑臉,

    伸手說:“你有錢給我幾個?!?/p>

    后來神智逐漸清醒些,

    有一次在路上他碰到了錢三強,

    錢三強認出了自己的老師,

    馬上要與他打招呼,

    怎料葉企孫連連擺手拒絕:

    “你快離開我,趕快離開,以后見到我,

    再也不要理我,躲我遠遠的?!?/p>

    這是怎樣干凈的靈魂啊,

    都已經這種地步,

    還要避免自己連累別人!

    葉企孫畢生少有的一張含笑的照片。

    1977年的1月,

    冰天雪地,大雪紛飛,

    培育了一半兩彈元勛,

    培育了79位院士的一代大師葉企孫,

    因重病纏身,

    就在徹夜冰冷的冬夜里,

    在破舊的小屋中,孤獨而凄涼地走了!

    他的侄兒曾于他生前探望,后來說:

    “他從不曾對人說起過他的悲慘,

    他當年被折磨得出現了幻覺,

    喝口水,

    好像誰在對他喝水不對,馬上放下,

    要出門,又感覺像誰在阻攔他,

    又瑟縮著回來......

    他多次喃喃自語'回清華,回清華’......”

    因為那些年里,

    他一度被當作“國家罪人”,

    所以逝世消息所有報刊均不許刊登。

    直到1987年,老人終得平反,

    此時距老人去世已整整10年。

    再后來,諸多兩彈元勛和院士,

    聯名為葉企孫在清華塑像,

    老人家,終于以這種方式,

    回到了心心念念的清華!

    據載,老先生走的那天,

    桌上攤著一本《宋書》,

    翻開到這樣一段:

    “吾狂釁覆滅,豈復可言,

    汝等皆當以罪人棄之,

    然平生行已在懷,猶應可尋......”

    平生行已在懷,猶應可尋!

    而今,葉企孫已經離去足足43年了,

    他的故事被埋沒了太久太久,

    我們羞愧于今天才追尋到他的過去,

    追尋到他一生的君子之行,

    追尋到他為這國家在空白處栽種的一切,

    讓我們這些后代盡享濃蔭庇頭!

    栽培桃李育芳芬,格致物理論乾坤,

    報國何辭為人梯,留得清華滿園春。

    他的世界是灰色的,

    可他給我們留下了彩色的未來,

    愿中華世世代代,

    永遠記住他的名字:

    葉企孫!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华东15选5幸运之门彩票网 体彩排列三太湖 排列七开奖查询 黑龙江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浙江20选5近200期开奖号 456娱乐游戏下载 大连娱网棋牌下载官网 舟山星空棋牌下载安装 1991年nba总决赛公牛vs湖人game4 江苏快三号码开奖奖金设定 黑龙江p62走势图大全 开元棋牌炸金花透视 上下分麻将代理 大圣捕鱼手机版官方网站 天津11选五预测工具 河南快3走势图 一分时时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