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緣谷 / 歷史地理 / 廢掉淮南國!

分享

   

廢掉淮南國!

2020-12-07  地緣谷
    編輯

    NO.283 作者/Humanitas

    已是青年的劉長入朝,他竟然直呼文帝為“大兄”。另外,劉長來到長安并不是單純為了朝見,還謀殺了他認定的仇人——辟陽侯審食其。

    編輯

    制圖/傲慢的上校 漫畫/聽風者 配圖/大尾巴熊

    如果我們對漢朝歷史有所了解,那么對淮南國也一定不會陌生。尤以活躍在景帝武帝兩代的國君劉安最為有名,他熱衷學術,組織門客編纂了著名的《淮南子》,淮南國在他的治下也成為漢朝重要的文化中心。

    《淮南子》書影

    編輯

    公元202年,劉邦在和項羽的爭霸戰爭中最終取勝,建立漢朝,是為漢高祖。高祖在繼承秦朝郡縣制的同時,也認為秦朝不行分封而導致自己成為孤家寡人,淮南國就是其中一個重要的封國。但古代的荊楚之地民風剽悍,是潛在的反叛力量,歷史上三代淮南國君也均背上了謀反的罪名。

    兔死狗烹的英布

    淮南國前身為九江國。秦亡后,項羽自稱西楚霸王,大封有功諸侯,將驍勇善戰的英布封為九江王,以六城為都。但項羽愈發變得剛愎自用、賞罰不明,漸漸眾叛親離,作為老部下的英布竟也多次稱病推托項羽的召喚。

    劉邦趁機派使者游說各路諸侯王叛楚投漢,對韓信、英布、彭越這些手握重兵且軍事才能超凡的將領予以特別的禮遇,項羽最終落得個烏江自刎的下場。天下大定,劉邦對功臣們論功行賞,英布被正式封為淮南王。九江、廬山、衡山、豫章四郡都歸淮南國統治,這是其最初的轄區。

    編輯

    劉邦與英布

    編輯

    漢朝作為一個繼承秦制的朝代,諸侯王們勢必會成為朝廷加強中央集權的阻礙。他們絕大多數并不是劉邦起兵時的部下,而是半路來投的盟友,先天就具有較強的自主性。劉邦為了戰勝項羽不得不承認他們的既有地位,等到局勢穩定后頭一件事就是將他們悉數除掉。特別是彭越被殺害,被剁成的肉醬發往各諸侯國,還在封地打獵的英布目睹后極為驚恐,暗中集結軍隊,以示絕不坐以待斃。

    英布自恃韓信、彭越已死,朝中剩下的將領無人可與自己匹敵,自信滿滿地率領叛軍渡過淮河進攻楚國。高祖十二年(公元前196年),御駕親征的劉邦與英布在蘄縣以西會甀交戰,將叛軍徹底擊潰,英布逃亡到番陽被當地人所殺,劉邦也被流矢所傷,不久就在長樂宮中駕崩。英布作為異姓王被逼反尚屬情理之中,可后來的同姓王竟然也繼承了這不光彩的基因。

    飛揚跋扈的劉長

    劉邦臨終前曾殺白馬與眾人盟誓:“非劉氏而王者,天下共擊之!”言外之意,他認為地方作亂只是因為異姓封王,而不認為禍根在于分封制本身的缺陷。生前的他也確實這么做了,其中在征討英布時將自己的幼子劉長立為新的淮南王。

    固執地認為非同一種血脈不能保地方安虞的劉邦

    編輯

    劉長身世悲慘,他恰好生于劉邦剪除異姓王的時期,其母本是趙王張敖身邊的美人,被張敖獻給劉邦而受到臨幸。后來趙國國相貫高弒君的陰謀暴露,包括美人在內的許多人受到牽連,她在生下劉長后就自盡了。

    編輯

    地緣谷(用于復制)

    劉邦對這個生來失去母愛的孩子心生憐憫,將淮南四郡原封不動地劃給他作為補償。劉邦去世后,呂后控制權力,劉長由于其母早喪且是被呂后撫養長大,得以在血雨腥風的宮廷斗爭中幸免。

    呂后統治后期,重用呂家兄弟姐妹,開啟漢代外戚專權的先河

    編輯

    再過十五年,漢朝神器在老臣們的幫助下重歸劉姓,此時劉邦子嗣已所剩無幾,遠在邊陲的代王劉恒被擁立即位,是為文帝。文帝對劉長這個僅存的小兄弟起初極為愛護,但禍患與悲劇也由此開始。

    太尉周勃聯合丞相陳平等人粉碎諸呂勢力,

    迎立代王劉恒進京稱帝,史稱漢文帝

    編輯

    悲慘身世給劉長的性格帶來了極為不利的影響,突然到來的關愛讓他很快變得恃寵而驕,自以為是文帝最親近的人,常常不遵禮法。一再容忍的文帝很快就發現了更令人頭疼的問題:這個小兄弟連君臣之道都視之無物。

    文帝三年(公元前177年),已是青年的劉長入朝,他竟然直呼文帝為“大兄”。另外,劉長來到長安并不是單純為了朝見,還謀殺了他認定的仇人——辟陽侯審食其。他認為正是審食其不盡力求情才導致了其母的自盡,文帝出于親情再度赦免了他,但薄太后、太子及朝中大臣因為此事都相當忌憚淮南王。

    認為自己手刃仇人的劉長還專門祭拜了呂后墓以慰呂后之靈

    編輯

    劉長還違制不行臣禮

    編輯

    但后續的發展連仁厚的文帝都忍無可忍。劉長在淮南國日益驕縱,自立法度,僭越天子之禮。他還與棘蒲侯太子奇勾結,派使者聯絡南方的閩越、北方的匈奴,這些都被朝廷看在眼里。僅僅三年之后,文帝再次召劉長入朝。丞相張蒼聯合大臣們多次上書,指責劉長與淮南國的種種反相,請求處死。

    文帝仍不忍手足相殘,暫時剝奪了王位將他流放到了蜀郡嚴道邛郵,還想過劉長悔過之后恢復他的王位。只是劉長性情剛烈,經受不起重大的挫折,在路上絕食而死。

    編輯

    文帝也絕非單純地依靠仁厚來治國。大臣袁盎曾勸諫道:“諸侯大驕必生患,可適削地?!眲㈤L死后,文帝才意識到諸侯國問題的嚴重性,面對民間歌謠的諷刺,他辯解道:“天下豈以為我貪淮南地邪!”但在事后的處理上,很難讓人不懷疑這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劉長生前有四子,幼子劉良早逝,文帝順勢立劉安為淮南王、劉勃為衡山王、劉賜為廬江王,將舊淮南國一分為三,而豫章則劃歸吳國,我們可以看作這是“推恩令”的雛形。

    編輯

    首鼠兩端的劉安

    繼位的劉安在性情上與其父截然不同,喜好讀書學習,尤為熱衷黃老學說,與漢初的統治思想極為契合。在中央,他與武帝的舅舅田蚡關系甚篤,年輕的武帝更是表達過對他的欣賞,淮南國也難得度過了四十余年的安穩時光。但就是這么一位才華橫溢又善交際的王爺,竟也是個腦后反骨,最終走向了身死國除的結局。

    劉安初封阜陵候,文帝十六年(前164年)封淮南王。

    好書鼓琴,招賓客方術之士數千人,他的著作是《淮南子》

    編輯

    漢朝在文景之治下走向繁榮,眾諸侯國的勢力不受約束地膨脹,削藩成為了當務之急。景帝三年(公元前154年),爆發了以吳、楚為首的“七國之亂”,面對吳國的拉攏,劉安首次流露出了反心,想要發兵響應,但被掌握軍隊的國相阻止。叛亂僅僅三個月就被鎮壓,除開楚國,參與叛亂的其他六國皆被朝廷廢除,曖昧不清的淮南國能保全都仰仗了國相的臨陣抗命。參考對私通百越的廬江王的處置,景帝不可能對劉安的意圖一無所知,僅僅是不想節外生枝。

    叛亂僅僅三個月就被鎮壓的七國之亂

    編輯

    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竇太后去世,武帝得以一改祖父輩無為而治的風格,毫無障礙地一展雄圖。也正是在這一年,閩越進攻南越,南越向朝廷求救,早有平定閩越之意的武帝決定出兵。而劉安顯然沒有習慣政治空氣的劇變,下意識地上書《諫伐閩越書》反對出兵,這標志著劉安與武帝在理念上出現裂痕的開始。雖然此時未必有反心,但字里行間流露出繼續保全淮南國的意圖。

    雄才大略的漢武帝,決心一統的絕非止于匈奴

    編輯

    淮南國作為南方封國,經濟開發程度遠不如中原,也不像吳國掌握著鹽與銅,自保無異癡人說夢。唯一的指望就在于尚未完全歸順的百越了,在南方封國們看來,百越既是謀反時可以拉攏的盟友,又是事敗逃脫的避難所,進可攻退可守?,F實則是吳、楚兩國已經被景帝擺平,武帝成功征服閩越,淮南國徹底成了孤家寡人,本質上無力反抗任何形式的削藩。

    還是在這一年,彗星劃過天空,有人游說當年吳國作亂的時候也出現了彗星,而這一次的彗星竟天要更為壯觀。信奉黃老學說的劉安對天象征兆自然也是深信不疑,認為將來天下必然有變,開始積極囤積武器、暗中養士。

    開始謀劃的劉安

    編輯

    但當時的形勢已提前宣告了失敗,這一點恐怕連劉安本人都有所認識。他多次召見幕僚伍被,詢問自己能不能成功,伍被特別引用了七國之亂的教訓來答復沒有任何可能性,故而在準備造反的十幾年間,劉安一直是首鼠兩端、患得患失。能猶豫長達十幾年也要歸功于形勢,武帝的精力絕大部分放在了反擊匈奴上,而貿然處死諸侯王會帶來極為不利的政治影響,所以盡管有門客雷被告發,武帝也僅僅是不痛不癢地削奪兩個縣封地,希望遠房的叔父能回頭是岸。

    后世還原伍被勸勉劉安

    編輯

    元朔二年(公元前127年),武帝頒布“推恩令”,旨在通過和平手段徹底解決割據問題。在武帝看來,諸侯王忠實執行當然是最好,若是消極抵制,則會讓諸侯王家庭內部生變,任何的秘密都會公之于眾。劉安顯然選擇了后者,他打算把淮南國全部留給太子劉遷,而庶長子劉不害一無所得。

    劉不害與他的兒子劉建在國中飽受欺壓,“推恩令”下達后,劉建發現其他諸侯國子弟皆得封侯,只有不害不得封侯。不公平待遇激起了劉建的憎恨,于是委托好友莊芷向武帝上書告發劉安,文中強調了劉建對劉安的隱私了如指掌。武帝覺得事態嚴重,將此事交由廷尉張湯與河南郡處置。

    與此同時,正所謂報應不爽,審食其之孫審卿從未忘過與淮南王的家仇,向丞相公孫弘極力構陷劉安的罪狀,公孫弘由是懷疑劉安真的在謀反,也決定加入查辦淮南國。驚恐之下的劉安想要提前舉事,再度找到了伍被,在一系列不可能實現的設想中,伍被最終建議劉安先向南收復衡山廬江這些淮南舊土、再向西拿下臨江郡、最后向東吞并江都和會稽,據守住江淮險要之地,或許能爭取一絲茍延殘喘的時間,比如逃亡到百越。

    劉安之父劉長殺害了孫審卿之祖審食其,家仇難忘

    編輯

    另一方面,劉建在審訊中當然是和盤托出,廷尉將與謀反相關的人員盡數收捕,罪狀已然坐實。由于主謀是宗室成員,武帝授權宗正劉受持符節審判,劉安最終在宗正抵達前自盡。武帝廢除淮南國,改設為九江郡,太子、王后、伍被以及其他參與者均伏誅。

    淮南王劉安自盡

    編輯

    淮南國的興廢很好地濃縮了漢朝初年治國理念的演變,雖然其結局是朝廷加強中央集權的大勢所趨,但與三代國君的性格、僭越與謀反行為同樣脫不開干系。特別是劉安的謀反,與時代變革的交織最多,顧慮也是最多,加上劉安本人還不甘居人下,結果在一個想反而不敢反的尷尬狀態中被鎮壓了。這恰好證明了那句俗話的合理性:“秀才造反,三年不成?!?/p>

    編輯

    參考資料 l 史記司 . 馬遷;漢書班固;讀通鑒論 . 王夫之;劉安評傳 . 王云度;為何“淮南多反王”西漢淮南國政治興廢探論 . 高旭;淮南王劉安謀反與否的重要文獻新解——《諫伐閩越書》意圖辨析.鄒旻 方勝

    * 本文由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緣谷立場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华东15选5幸运之门彩票网 北京快中彩大小走势图 福彩东方6十i基本走势图 赌博真钱网投 全民欢乐捕鱼 安卓国标麻将算番器 捕鱼来了怎么捕才赚钱 河北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 蓝洞棋牌ios版 浙江宝宝游戏下载三门麻将 山东11选五计划在线网址 极速赛车开奖是真的吗 科乐长春麻将官网免费 亿客隆-官网 永久性出特公式 悠扬棋牌手机版下载 湖人vs勇士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