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問題 / 氣功武術 / [轉載]9要論(全)

分享

   

[轉載]9要論(全)

2016-07-19  問問題
    《九要論》是武術理論的經典之作,自公布于世以來備受習武者和研究者的關注?!毒乓摗返奈墓P流暢,理論透徹,而又簡明易懂,不涉玄虛,某些方面又發前人之未發,精煉獨到,所以在習武君子中備受推崇。然究其本源則不知始作于何人,亦不知來源于何派,形(心)意拳視之為己出而又不敢獨專,太極拳珍之為秘本而又不敢掠美。不知來龍,怎斷去脈,近百年來人們傳抄研習,在面世的不同版本之間琢磨比較,欲尋其蛛絲馬跡而莫不鎩羽而歸。筆者有幸見到迄今為止最原始的《九要論》版本——濟源酒小郎收藏本《神拳拳譜"九要論》以后,又以數種不同的《九要論》版本與之相比較,在此僅將其間異同略做比較,拋磚引玉,僅供行家做深入研究。不同版本各有其特點,由于歷次傳抄,各本互有錯訛脫漏之處,通過各版本的對比參研,以期修錯補漏,擇其正而從之,其不正而改之,奉獻給讀者一個較為完善的版本,不當之處祈請方家指正為盼。另外關于《九要論》的來源問題,將另文再述。
  據考《九要論》和《交手法》最初的面世是在形意拳名家河北束鹿李劍秋著《形意拳術》一書中,該書刊發于1919年,在書后附錄有《岳武穆形意拳術要論》和《交手法》,即《九要論》和《交手法》。李書中有河南濟源鄭濂浦先生的序言,序言中說明了九要論的來源,民國四年“吾(鄭濂浦)南歸,過吾鄉原公作杰家,取其所藏武穆拳譜讀之,中有要論九篇,交手法一篇……急錄之,攜入京師,公諸同好天下習武之士?!边@是關于《九要論》一文最早的有案可稽的記載。1929年凌善清《形意五行拳圖說》中輯錄有《武穆形意拳要論》和《交手法》,和李本稍有區別,在幾處生澀處有修訂潤色,更加朗朗上口。另有1934年董秀升《岳氏意拳五行精義》中的《岳武穆九要論》,多了一篇序言,語句又加潤色整飭,去除過多的虛詞運用,文風為之一變,但細考其文字來源,當為凌本的改頭換面。后來形意拳界著作所采用的《九要論》大約都不外乎以上三種版本。如:劉玉增《形意劍術》(1986年出版)中的《岳武穆王九要論》所采用的是凌善清版本,曹志清《形意拳理論研究》(1988年出版)中的《九要論》采用的是董秀升版,李紫劍《狂生談拳錄(續二)》、馬國興《古拳論闡釋》中所采用的《九要論》應為凌善清本,只是晚出的版本有融合的現象,更有人為的理順和修正,但從一些標志性的字詞上面還是能辨出版本歸屬。
  《九要論》在趙堡太極拳傳人手里也有傳抄,太極拳研究家證實《九要論》并非太極拳門的拳論,在趙堡等地傳抄的時間約為1930年以后,正式印入書中公開發行首見于劉會峙著《武當趙堡傳統三合一太極拳》(1991年陜西科技出版社出版)?!短珮O拳十要論》是《九要論》外加一節《剛柔論》,最早見于1935年陳績甫之《陳氏太極拳匯宗》(南京版)。筆者文中參考了王海洲、嚴翰秀《趙堡太極合編》(1996年版)中的《太極拳九要論》以及趙增?!段洚斱w堡大架太極拳》(1995年版)中的《太極拳十要論》等文。趙堡抄本的九要論一些字詞和李劍秋本、凌善清本不同,而又和濟源本同,值得關注。以前人們認為太極拳傳人流傳的《九要論》抄自于李本或凌本,現在看來不是這樣,趙堡抄本的來源還是一個謎?! ?006年7月初我到濟源拜訪神拳,在神拳傳人濟源勛掌村酒小郎先生家里看到了酒先生所珍藏的《神拳拳譜》。神拳是流傳在濟源地區的一個的古老拳種,約起源于明末清初,以勛掌村為中心流傳,清代至民國期間,神拳相繼出了多代功夫高手,在民間素有傳說的有原太和(小迷糊)、原作杰、原可蓮、酒一和、原傳理等等。神拳現今瀕于失傳,亟待挖掘搶救、整理繼承。在酒先生所珍藏的《神拳拳譜》中有多篇經典拳論,其中包括《九要論》。給鄭濂浦抄拳譜的原作杰先生居住于小牛莊,與勛掌村毗鄰,原作杰即是神拳大家原迷糊的后人,神拳正宗傳人。酒先生所收藏的拳譜已經傳了幾代人了,據稱是清代的遺物,和原作杰的拳譜應是同宗同源。李劍秋《形意拳術》中的九要論即應是此版本,不過其間仍還有些微差別。今根據濟源《神拳拳譜》將《九要論》整理出來,全文刊出,以供學者研究。原本拳論無名,只有《一要論》、《二要論》、《三要論》……以至于《九要論》,今統言之強名曰《九要論》。下文以濟源抄本為母本,文中括號內容為筆者所加,謹供參考。
  一要論 
  從來散之必有其統也,分之必有其合也,以故天壤間四面八方,紛紛者各有所屬,千頭萬緒,攘攘者自有其源。蓋一本可散為萬殊,而萬殊咸歸于一本,事有必然者。且武事之論亦甚繁矣,而要之千變萬化,無往非勢,即無往非氣,勢雖不類,而氣歸于一。夫所謂一者,從上至足底,內有臟腑筋骨,外而有肌肉皮膚、五官百骸,相聯而為一貫者也。破之而不開,撞之而不散。上欲動而下自隨之,下欲動而上自領之,上下動而中節攻之,中節動而上下和之。內外相連,前后相需,所謂“一貫”者,其斯之謂歟?而要非勉強以致之,襲焉而為之也。當時而靜,寂然湛然,居其所而穩如山岳;當時而動,如雷如塌,出乎爾而疾如閃電。且靜無不靜,表里上下全無參差牽掛之意;動無不動,前后左右并無抽扯游移之形。洵乎若水之就下,沛然而莫之能御。若火雞(機)之內攻,發之而不及掩耳。不假思索,不煩擬議,誠不期然而然,莫之致而至。是豈無所自而云乎爾?蓋氣以日積而有益,功以久練而乃成。觀圣門一貫之傳,必俟多聞強識之后,(始臻)豁然之境,不廢格物致知之功。是知事無難易,功維自盡,不可躐等,不須急遽,按步就序,循次而進,夫而后官骸肢節自有通貫,上下表里不難聯絡。庶乎散者統之,分者合之,四體百骸,終歸于一氣而已矣。
  “一要論”濟本:“若火雞之內攻,發之而不及掩耳?!崩畋?、凌本、董本皆作“若火之內攻”。而趙堡本為“火機”,和濟本“火雞”相參照,“火雞”是原產于北美洲的野生雞種,我國向來沒有繁殖。清代早已有火機發火的火槍了,故濟本“火雞”即應意指“火機”。濟本:“必俟多聞強識之后,豁然之境”。揆度文意及語氣,在“豁然之境”之前似應有“始臻”二字以銜接,但觀遍諸本皆無此二字,想來古人為文不致如此突兀,當為抄漏,并可見此脫漏淵源久矣。
  二要論
  嘗有世之論捶者,而兼論氣者矣。夫氣主于一,何分為二。所謂二者,即呼吸也,呼吸即陰陽也。捶不能無動靜,氣不能無呼吸。吸則為陰,呼則為陽。主乎靜者為陰,主乎動者為陽。上升為陽,下降為陰。陽氣上行而為陽,陽氣下行即為陰;陰氣下行而為陰,陰氣上行即為陽,此陰陽之分也。何謂清濁?升而上者為清,降而下者為濁。清氣上升,濁氣下降。清者為陽,濁者為陰。而要之陽以滋陰。渾而言之統為氣,分而言之為陰陽。氣不能無陰陽,即所謂人不能無動靜,口(鼻)不能無呼吸,鼻(口)不能無出入。而所謂對待循環,不易之理也。然則氣分為二,而實在于一。有志于斯途者,慎勿以是為拘拘焉。
  “二要論”在趙堡本多出兩句話:“天地間未嘗有一往而不返者矣,亦未嘗有直而無曲也。蓋物有對待,勢有循環,今古不易之理也?!边@兩句話在其他各本中皆無,濟本上也沒有?!毒乓摗肥菢藴实摹鞍斯晌摹?,極其講究行文的起承轉合,趙堡本上加了的兩句話,正好合乎規則,似乎趙堡本的寫法更為正確。趙堡本的流傳在1930年以后,李本出版于1919年,濟本是李本的前身,而趙堡本又與李本等不同,因此趙堡本的來源可能和李本等不同,也許趙堡本的依據比濟本更早,后人修正前人文法的可能性不大。而且“物有對待,勢有循環,今古不易之理也”與后文的“而所謂對待循環,不易之理也”相照應。但沒有開頭更顯直接干練。濟本:“夫氣主于一,何分為二?!崩畋?、凌本都作“可分為二”,趙堡本和濟本同,董本作“實分為二”,是李本、凌本文義的繼承,知董本乃依據上本改寫。濟本:“口不能無呼吸,鼻不能無出入?!庇晌囊夥治?,應該是“鼻不能無呼吸,口不能無出入”,其他各本都合情理或已作了修正。
  三要論
  夫氣本諸身,而身之節無定數,何分為三。三節云者,上中下也。以一身言之:頭為上節,身為中節,腿為下節。以頭面言之:天庭為上節,鼻為中節,海底為下節。(以中節言之:)胸為上節,腹為中節,丹田為根節。以下節言之:足為梢節,膝為中節,胯為根節。以肱言之:手為梢節,肘為中節,肩為根節。以手言之:指為梢節,掌為中節,掌根為根節。觀于是,而足不必論矣。然則至(自)頂至足,莫不各有三節也。要之,既無非三節之所,即無非著意之處。蓋上節不明,無依無宗;中節不明,渾身是空;下節不明,自家吃跌。由此觀之,三節之論,顧可忽乎哉!至于氣之發動,要皆梢節動、中節隨、根節催之而已。然此猶是節節而分言之也,若夫合言之,則上至(自)頭頂,下至足底,四體百骸,總為一節,夫何三節之有哉!
  “三要論”濟本:“夫氣本諸身,而身之節無定數,何分為三?!壁w堡本作“可分為三”,余本少此四字,濟本此四字開篇明旨,非議“三節”之論。濟本:“以頭面言之:天庭為上節,鼻為中節,海底為下節?!庇晌囊饪芍颂帯昂5住敝赶骂M,而一般認為海底即會陰,此處似有不確,然而觀諸版本都作是言,可知原本如此。濟本:“胸為上節,腹為中節,丹田為根節?!睆纳舷挛慕Y構分析此句前漏掉“以中節言之”,其他本都已修正。濟本:“既無非三節之所,即無非著意之處?!壁w堡本與之基本相同,“既”誤為“即”,李本、凌本作“若無三節之分,即無著意之處?!眱烧咭馑加挟?,“三節論”本為否定三節,前者與主題相合,后者著意分出三節,不合本意,乃抄誤。濟本:“至頂至足”,“上至頭頂,下至足底”,趙堡本作“至”,其他本“至”皆作“自”,大意不錯,各有千秋,愚以為“至”字更妙。另外,其他各本最后還有一句“又何三節中之各有三節云乎哉?!倍殱緵]有此句,揣之文意,并無妨礙。
  四要論
  試于論身論氣之外,而進論夫梢者也。夫梢者,身之余緒也,言身者初不及此,言氣者亦所罕論。捶以內而發外,氣本身而達梢。故氣之用,不本諸身則虛而不實,不形諸梢則實而仍虛,梢亦烏可弗講。此特身之梢耳,而猶未及乎梢之梢也。四梢維何?發,其一也。夫發所系,不列之于五行,無關于四體,似無足論矣。然發為血之梢,血為氣之海,縱不必本諸發以論氣,要不能離乎血而生氣,不離乎血,即不得不兼及乎發。發欲沖冠,血梢足矣!抑舌為肉梢,肉為氣囊,氣不能行諸肉之梢,即無以充其氣之量。故必舌欲催齒,夫而后肉梢足矣!至于骨梢者,齒也;筋梢者,指甲也。氣生于骨而聯于筋,不及乎齒,即未及乎骨之梢。而欲足乎爾者,要非齒欲斷筋,甲欲透骨不能也。果能為此,則四梢足矣。四梢足而氣自足矣!豈復有虛而不實,實而仍虛者乎?
  “四要論”濟本:“梢亦烏可弗講?!崩畋咀鳌吧乙嘌煽刹恢v?!绷璞咀鳌吧乙酁蹩刹恢v?!壁w堡本作“梢亦焉可弗講哉?!痹诜穸ㄔ~的應用上,李本和濟本竟然完全不同,而凌本和趙堡本卻和濟本互有參照,可謂咄咄怪事。濟本:“而猶未及乎梢之梢也?!崩畋?、凌本皆作“氣之梢”,唯趙堡本與濟本同,為“梢之梢”。濟本、李本、凌本皆作:“而欲足乎爾者,要非齒欲斷筋,甲欲透骨不能也?!蔽ㄚw堡本作“而要欲血梢足矣,要合齒于筋甲欲透骨而不能也?!闭Z義不明,莫名其妙,二者對照可知趙堡本抄誤。濟本:“而欲足乎爾者”,抄本中一字分辨不清,形似“性”字,按文意參照他本,認為應該是“欲”。
  五要論
  今夫捶以言勢,勢以言氣。人得五臟以成形,即由五臟而生氣。五臟實為性命之源、生氣之本,而名為心、肝、脾、肺、腎是也。心為火,而有炎上之象;肝為木,而有曲直之形;脾為土,而有敦厚之勢;肺為金,而有從革之能;腎為水,而有潤下之功。此乃五臟之義,而有準之于氣者,皆各有所配合焉。此所以論武事者,要不能離乎斯也。其在于內,胸膈為肺經之位,而為諸臟之華蓋,故肺經動而諸臟不能靜。兩乳之中為心,而肺包護之。肺之下、胃之上,心經之位也。心為君,心火動而相火無不動,奉命焉。而兩脅之下,左為肝,右為脾。背脊十四骨節為腎,此因(固)五臟之位然。五臟之系皆系于背,脊通于背,故為腎。至于腰,則兩腎之本位,而為先天之第一,尤為諸臟之根源,故腎水足而金、木、火、水、土莫不生機焉。此乃五臟之部位也。且五臟之存乎內者,各有其定位,而具于身者,亦自有所專屬。領、頂、腦、骨、背,腎也。兩耳亦為腎,兩唇兩腮皆脾也,兩鬢則為肺。天庭為六陽之首,而萃五臟之精華,實為頭面之主腦,不啻一身之座督也。印堂者,陽明胃氣之沖,天庭姓(性)起,機由此達,生發之氣,由腎而達于六陽,實為天庭之樞機也。兩目皆為肝,而究之:上包為脾;下包為胃;大角為心經;小角為小腸;白則為肺;黑則為肝;瞳之為腎,實亦五臟之精所聚,而不得專謂之肝也。鼻孔為肺,兩頰為腎,耳門之前為膽經,身后高骨亦腎也。鼻為中央之土,萬物資生之源,實乃中氣之主也。人中為血氣之會,上沖印堂,達于天庭,亦為至要之所。兩唇之下為承漿,承漿之下為地閣,上與天庭相應,亦腎經位也。領、頂為頸、項者,五臟之道途,氣血之總會,前為食氣出入之道,后為腎氣升降之途,肝氣由之而左旋,脾氣由之而右旋,其系更重,而為周身之要領。兩乳為肝,肩俞為肺,兩肘為腎,四肢為脾,兩肩背膊皆為脾,而十指則為心肝脾肺腎也。膝與脛皆腎也,而腳根為腎之要,涌泉為腎之穴也。大約身之所系,心者為心,窩者為肺,骨之露處皆為腎,筋之聯處皆為肝,肉之厚處皆為脾。象其意:心如猛虎,肝如箭,脾氣力大甚無窮,肺經之位最靈變,腎氣之動快如風。其為用也,用其經。舉凡身之所屬于某經者,終不能無意焉,是在當局者自為體認,而非筆墨所能為者也。至于生克治化,曾有別論,而究其要領,自有統會,五行百體,總為一元,四體三心,合為一氣,奚必昭昭于某一經絡,節節而為之也哉!
  “五要論”濟本:“五臟實為性命之源、生氣之本?!崩畋?、凌本作“五臟實為生性之源、生氣之本”,而趙堡本與濟本相同,董本“乃性之源、氣之本也”,文意上與李本、凌本相同。濟本:“心為君,心火動而相火無不動,奉命焉?!壁w堡本:“心為君,心火動而相從,無不奉命也?!崩畋?、凌本、董本作“心為君火,動而相火無不奉合焉?!币詽緸橥暾?,余本皆有脫漏,文理尚一致。趙堡本用虛詞“也”,董本與李本、凌本同用“焉”。濟本:“而兩脅之下,左為肝,右為脾?!崩畋?、凌本、董本皆作“而兩脅之間”,趙堡本作“而兩肘之下”,皆與濟本有照應之處,疑“肘”為“脅”之誤,原文似為“之下”,李本等按照文意改為“之間”。濟本:“背脊十四骨節為腎,此因五臟之位然。五臟之系皆系于背,脊通于背,故為腎?!崩畋?、凌本:“背脊十四骨節皆為腎,此固五臟之位。然五臟之系皆系于背脊,通于腎髓,故為腎?!壁w堡本:“背脊十四骨節為腎,此故五臟之系,皆系于背,故背為腎?!倍荆骸氨臣故墓枪澖詾槟I位,分五臟而總系于脊,脊通身骨髓?!睗尽耙颉币蔀椤肮獭敝`,由趙堡本“故”字可見一斑,李本、凌本分“然”歸下一句首,致使前后文意不通,句讀分之有誤。董本亦歸“然”于下一句首,改編原形與李本、凌本更像,趙堡本稍遠。濟本:“故腎水足而金、木、火、水、土莫不生機焉。此乃五臟之部位也?!壁w堡本:“故腎水足而金、木、火、水、土莫不各顯生機焉。此乃五臟之門,系部位也?!崩畋?、凌本:“故腎水足而金、木、火、水、土咸有生機,此乃五臟之位也?!壁w堡本與濟本文意以及句讀方式同,濟本簡練,李本、凌本稍有改動,濟本原為“部位”二字變為“位”一字,則歧義由之產生,觀濟本與趙堡本,“此乃五臟之部位也”系為上文八句話的總結,而非僅指“金、木、火、水、土咸有生機”一句。濟本:“兩鬢則為肺?!崩畋?、凌本皆作“兩發則為肺”,“兩發”難以理解,董本與上相同作“兩發”,唯趙堡本則與濟本一致?!皟砂l”顯系抄誤,應為“兩鬢”正確。濟本:“大約身之所系,心者為心,窩者為肺”。李本與上同,凌本作“凸者為心,窩者為肺”,董本作“突者為心,陷者為肺”,趙堡本:“中者為心,窩者為肺”。濟本:“奚必昭昭于某一經絡,節節而為之也哉!”李本與濟本同,凌本作“奚必昭昭于某一經絡而支支節節言之哉!”董本作“奚必斷斷于一經一絡,節節而為之哉?!壁w堡本作“奚必沾沾于某一經絡,節而為之哉!”
 
《九要論》版本初探(下)
    六要論
  心與意合,氣與力合,筋與骨合,內三合也;手與足合,肘與膝合,肩與胯合,外三合也。此謂六合。左手與右足相合,左肘與右膝相合,左肩與右胯相合。右之與左亦然。以及頭與手合,手與身合,身與步合,孰非外合?心與眼合,(肝與筋合)脾與肉合,肺與身合,腎與骨合,孰非內合?豈但六合而已哉!總之,一動無有不動,一合無有不合,五形百骸悉在其中矣。
  “六要論”濟本:“心與意合,氣與力合,筋與骨合,內三合也?!崩畋?、凌本、董本皆作“心與意合,意與氣合,氣與力合?!蔽ㄚw堡本與李本相同,皆作“筋與骨合”,懷疑李本等人為修改。在心意六合拳譜中的《六合十大要序》中有“六合者:心與意合,氣與力合,筋與骨合,手于足合,肘與膝合,肩與胯合,是謂六合?!敝皇呛髞聿叛葑兂山裉煲话闼f的“心與意合,意與氣合,氣與力合”?!毒乓摗繁3至撕凸艂餍囊饬先恢碌恼f法,由此可見他的來源。濟本中原無“肝與筋合”,而余本皆有,揆度文意應是漏寫,今補充完整。他本在“總之”之前中皆有“然此特分而言之也”一句,濟本沒有。
   要論
  頭為六陽之首,而為周身之主,五官百骸莫不本此為問,故頭不可不進也。手為先行,根基在膊,膊不進而手則卻而不前矣。氣聚中腕,機關在腰,腰不進而氣則餒而不實矣,此所以腰貴于進也。意貫周身,運動在步,步不進而意則索然無能為也,此所以步必取其進也。以及上左必進右,上右必進左,其為七進。孰非所以著力之地,而要之未及其進,合周身而毫無關動之意,一言其進,統全體而俱無抽扯之形。
  “七要論”濟本:“頭為六陽之首,而為周身之主,五官百骸莫不本此為問?!崩畋?、凌本作“五官百骸莫不惟此是賴”,董本作“五官百骸莫不惟首是瞻”,趙堡本作“五官百骸莫不本此為向背”。以濟本為本真。濟本:“步不進而意則索然無能為也?!壁w堡本與濟本同,李本、凌本作“步不進而意則堂然無能為矣”,董本作“步不進而意則瞠然無能為矣”,“堂然”語義不當,顯系“索然”之誤,董本發揮為“瞠然”,故此以濟本和趙堡本為本真。濟本:“一言其進,統全體而俱無抽扯之形?!崩畋?、凌本、董本皆作“統全體而俱無抽扯游移之形?!壁w堡本作“言其進則全體而俱無抽扯之形也?!睉詽緸闇蚀_,李本等顯系照應前文而添字。
  八要論
  身法維何?縱、橫、高、低、進、退、反、側而已??v則放其勢,一往而不返。橫則裹其力,開拓而莫阻。高則陽(揚)其身,而身若有增長之意。低則抑其身,而身若有攢促之形。當進則進,殫其身而勇往直沖;當退則退,領其氣而回轉扶勢。至于反身顧后,后即前也;側顧左右,左右無敢當我哉。而要非拘拘焉為之也。察乎人之強弱,運吾之機關。有忽縱而忽橫,縱橫因勢而變遷,不可一概而推;有忽高而忽低,高低隨勢以轉移,不可執格而論。時而宜進,故不可退而餒其氣;時而宜退,即當以退而鼓其進。是進固進也,即退而亦實以賴其進。若反身顧后,顧其后而后亦不覺其為后;側顧左右,而顧左右亦不覺其為左右矣。機關在眼,變通在心,而握其要者,則本諸身。身而前,則四體不令而行矣;身而卻,則百體莫不冥然而處矣。身法顧可置而不論乎?
  “八要論”濟本:“低則抑其身,而身若有攢促之形?!崩畋?、凌本皆作“而身若有攢捉之形?!薄白健憋@系“促”字誤,“攢捉”難解,董本改為“撲捉”,趙堡本與濟本同,應以濟本為準。濟本:“當退則退,領其氣而回轉扶勢?!壁w堡本與上同,李本、凌本皆作“伏勢”,董本作“伏斂”,可見董本是李本或凌本的修改版。濟本:“側顧左右,左右無敢當我哉?!壁w堡本作“左右惡敢當我哉”,李本、凌本作“使左右無敢當我” ,以濟本為準確。
  九要論
  今夫五官百骸主于動,而實運于步。步乃一身之根基,運動之樞紐也。以故應戰對敵本諸身,而實所以為身之抵柱者,莫非步。隨機應變在于手,而所以為手之轉移者,亦在步。進退反側,非步無以作鼓蕩之機;抑揚伸縮,非步何以示變化之妙。所謂機關者在眼,變化者在心,而所以轉彎抹角,千變萬化,而不至于窘迫者何?莫非步為之司命歟?而要勉以致之也。動作出于無心,鼓舞出于不覺,身欲動而步已為之周旋,手將動而步亦為之催逼,不期然而然,莫之驅而至者矣。所謂上欲動而下自隨之者,其斯之謂歟?且步分前后,有定位者步也,然而無定位者亦為步!如前步進之,后步隨之,前后自有定位矣。若以前步作后,后步作前,更以前步作后之前步,后步作前之后步,作前后亦自無定位矣??傊?,拳以論勢,而握要者在步?;詈醪换罟淘谟诓?,靈乎不靈亦在于步,步之為用大矣哉!此捶一名心意。蓋心意者,意自心生,拳隨意發??傄褐?,隨機應變。心氣一發,四肢皆動。足起有地,膝起有數,動轉有位。合膊望胯,三尖對照。心、意、氣,內三相合。拳于足合、肘于膝合、腰于胯合,外三相合。手心、足心、本心,三心一氣相合。遠不發手,捶打五尺以內,三尺以外。不論前后左右,一步一捶。發捶以得人為準,以不見形為妙。發手快如風箭,響如雷崩。出沒遇眾園,如生鳥入群籠之壯(狀)。逢單敵似巨炮推?。ū冢┲畡?,骨節帶勢,踴躍直吞。未曾交手,一氣當先,既入其手,靈動為妙。見孔不打見橫打,見孔不立見橫立。上中下總氣把定,身手足規矩繩束。既不望空起,亦不望空落。精明乖巧,全在于活。能去能就,能柔能剛,能進能退。不動如山岳,難知如陰陽,無窮如天地,充實如太倉,浩渺如四海,日玄曜如三光。察來勢之機會,揣敵人之短長。靜以待動,有法動以處靜。借法容易上法難,還是上法最為先。向容易者不可思悟,思悟者寸步難行。起如箭攢落如風,委催崩絕手摟手,昏合暗迷中,由路入閃電。兩邊提防,左右反背如虎搜山。斬捶勇猛不可當,斬捎迎面取中堂。搶上搶下勢如虎,好似鷹鷂下雞場。翻江攪海不須忙,單鳳朝陽扌總為強。云背(蔽)日月天地交,武藝相爭見短長。步路寸開把尺,劈面就去;上右腿,進左步,此法前行。進人要進身,身手齊到是為真。發中有絕何從用,解開其意妙如神。鷂子鉆林麻著翅,鷹捉四平足存身。取勝四梢要聚齊,不勝必因含射心。計謀施運化,霹靂走精神,心毒稱上策,手眼(狠)方勝人。何謂閃?何謂進?進即閃,閃即進,不必遠求。何謂打?何謂顧?顧即打,打即顧,發手便是。心如火藥拳如子,靈機一動鳥難飛。身似弓弦手似箭,弦響鳥落見神奇。起手如閃電,閃電不及合眸;打人如迅雷,迅雷不及掩耳。五道(行)本是五道關,無人把守自遮欄。左腮手過,右腮手去;右腮手過,左腮手來。兩手束拳迎面出,五關之門關得嚴。拳從心內發,向鼻尖落;意從足下起,足起快向心火作。五行金木水火土,火炎上而水就下。我有心肝脾肺腎,五行相推無差錯。
  “九要論”按照文意分段《九要論》本應該在“此捶一名心意”之前完結,但古抄本如此,故保持原貌。濟本:“而所以轉彎抹角,千變萬化,而不至于窘迫者何?莫非步為之司命歟?而要勉以致之也?!崩畋荆骸岸赞D彎抹角,千變萬化,而不至于窘迫者,何莫非步為之司命歟?而要非勉強以致之也?!庇^諸本皆作“而要非勉強以致之也”,這是和濟本最大的不同,以致于意思完全相反了,“九要”論“步法”,作者對于步法的重要性再三致意,并強調說“而要勉以致之也”,句中“勉”謂努力,作“盡力”解,意為“一定要努力練習從而達到這一點??!”而其他抄本將“勉”寫作“勉強”致使意思顛倒,故再加一“非”字自圓其說,文意不乖而前后義理相違。濟本:“活乎不活固在于步,靈乎不靈亦在于步?!蔽闹杏谩昂酢弊?,他本用“于”或“與”字。濟本:“逢單敵似巨炮推薄之勢?!崩畋咀鳌皢螖场?,凌本作“應敵”,趙堡本作“逢單敵”與濟本同。濟本似漏一“壁”字,否則與理不通。
  “此捶一名心意”后面的部分獨立成章,現在人們習慣稱之為《心意要訣》。李本、凌本作“捶名心意”,董本到此結束,未見后文,不論。值得注意的是,趙堡本卻和濟本一致,寫作“此捶一名心意”。河南習慣上稱“拳”為“捶”,如太極拳又稱“太極捶”,練拳稱為“蹦捶”,“此捶一名心意”意思為“這個拳又叫心意拳”,那么就是說這門拳術除了“心意拳”之外還有其他的名稱,至于什么名稱,此問題以后再論。從文法上判斷,《心意要訣》和《九要論》非一人一時之作,兩文連在一起當屬當時謄抄者的緣故。濟本:“發手快如風箭,響如雷崩。出沒遇眾園,如生鳥入群籠之壯?!崩畋荆骸鞍l手快如風箭,響如雷崩。出沒遇眾園,如生鳥入群籠之狀?!绷璞荆骸笆挚焖骑L箭,響如雷鳴。出沒如兔,亦如生鳥之投林?!壁w堡本:“發手快似風箭,響如火炮。出沒遇眾圍,如生鳥入籠之狀?!薄皦选笔恰盃睢敝`,唯李本與濟本最相近。濟本:“靜以待動,有法動以處靜?!崩畋九c濟本同,凌本作“靜以待動有上法,動以處靜有借法”,趙堡本作“靜以待動,動以處靜”,濟本、李本讀之不通,似乎脫漏早已有之,凌本大約是后來補充完整。濟本:“向容易者不可思悟,思悟者寸步難行?!崩畋?、凌本作“交勇者不可思誤,思誤者寸步難行?!壁w堡本作“交勇者不可思悟,思悟者寸步難行?!薄跋蛉菀住彼剖恰敖挥隆敝`,故應以趙堡本為準。濟本:“起如箭攢落如風,委催崩絕手摟手,昏合暗迷中,由路入閃電?!崩畋?、趙堡本與濟本基本相同,語義斑駁難讀,疑有脫漏,惟凌本語義順暢,作“起如箭攢落如風,手摟手兮向前攻,舉動暗中自合,疾如閃電在天?!睗?、李本、趙堡本同樣脫漏,此幾種似可追溯到同一版本的抄本。濟本:“兩邊提防,左右反背如虎搜山?!崩畋?、凌本皆作“兩邊撾防左右,反背如虎搜山”,趙堡本和濟本意義相同,作“兩邊提防,左右反背,如虎搜山”?!皳搿惫磐白ァ?,用指或爪撓。濟本:“云背日月天地交,武藝相爭見短長?!边@句各版本相同,證明同根同源,“背”是個白字,是“蔽”字的河南發音,由此可見《九要論》的作者必為河南(或周邊)人。濟本:“鷂子鉆林麻著翅,鷹捉四平足存身。取勝四梢要聚齊,不勝必因含射心?!绷璞荆骸胞r子鉆林莫著翅,鷹捉小鳥勢四平。取勝四梢要聚齊,第一還要手護心?!崩畋?、趙堡本和濟本同,“含射心”不知何意,凌本又有修改,語義明了。在《心意要訣》中,唯凌本不稱“鷂”而稱“鹯”,查鹯為一種鷂類猛禽,鷂子能入林,鹯子也能入林,又聽馬拴林(馬三元七世孫)老師講馬三元派心意拳中有“鹯形”,類似鷂形而多一靠勁,代表動作為“貼墻掛畫”。所有的版本中都有“心毒稱上策,手眼方勝人”一句,分析文意,“眼”當為“狠”之誤,這個字誤在各個抄本中存在,可見來歷已久。濟本、李本、凌本皆作:“五道本是五道關,無人把守自遮欄?!壁w堡本少此一句。心意六合拳論的《六合十大要》中有:“五行真如五道關,無人把自遮攔?!笨芍毒乓摗反司涞膩碓?,“道”應該是“行”之誤。然而所有版本中都存在此誤,也可見這幾個版本的源頭一致,并且此源頭本已存在抄誤,顯然還非真本。濟本:“意從足下起,足起快向心火作?!崩畋咀鳌皬淖阆缕?,足起快向心火作”,凌本作“足從地下起,足起快時心火作”,趙堡本作“力從足下起,足起心火作”。濟本、趙堡本皆作:“我有心肝脾肺腎,五行相推無差錯?!崩畋?、凌本皆作“五行相推無錯誤”?!安铄e”比“錯誤”用詞恰當。
  交手法
  占右進左,占左進右。發步對(時)足根先著地,腳以十指(趾)爬(抓)地。步要穩當,身要壯(莊)重。捶要沉實而有骨力,去是撒手,著人成拳。用拳拳要卷緊,用把把要有氣。上下氣相均停,出入以心為主宰。眼手足隨之去,不貪不歉,不即不離。肘落肘窩,手落手窩。右足當先,膊尖向前,此是換步。拳從心發,以身力摧手。手以心抱,心以手抱。進人進身,一步一捶,一支動,百支俱隨。發中有絕,一握渾身皆握,一伸渾身皆伸。伸要伸得進,握要握得根(狠),如卷炮卷得緊。不拘提打、按打、群打、烘打、旋打、斬打、沖打、奔打、肘打、膊打、胯打、掌打、頭打、進步打、退步打、順步打、橫步打、以及前、后、左、右、上、下百船(般)打法,皆要一氣相隨。出手先占正門,此是巧地。骨節要對,不對則無力。手把要靈,不靈則生變。發手要快,不快則誤事。舉手要火,不火則不快。打手要跟,不跟則不濟。存心要毒,不毒則不準。腳手要活,不活則擔險。存心要精,不精則受愚。發作要鷹揭勇猛,樸(潑)皮膽大,機要熟運,還勿畏懼遲疑。心小膽大,面善心惡。靜似書生,動如雷發。人之來勢,亦當審察:腳踢頭歪,拳打膊詐(乍),窄身進步,仗身起發,斜行換步,攔打倒身。伸從腳,指東頭,(須)防西殺。上虛下必實,著跪蔽指不勝屈,靈機自揣摩。手急打手慢,俗言即是,其真的確。起望落,落望起,起落要相隨,身手齊到是為真。剪子股,望眉斬,加上反背,如虎搜山。三尺羅(衣),掛在無影樹上。起手如閃電,打下如迅雷。雨行風,鷹捉兔,鷂鉆林,雞摸(撲)鵝,摸塌地(獅搏兔)。起手三心相對,不動如書生,動之如龍虎。遠不發手,雙手雙心打。左來左取,右來右迎,此為捷徑。遠了便上手,近了便加肘,遠了便腳踢,近了便加膝。遠近宜知,拳打膀功(動)踢須歪,把勢審人,能叫亦思進。有意莫帶形,帶形必不贏。捷取人法,審顧地形,拳打上風。手要急,足要輕,把勢走動如貓行。心要正,目聚精,手足齊到定要贏。若是手到步不到,打人不得妙;手到步也到,打人如把(拔)草。上打咽喉下打陰,左右兩脅在中心。前打一丈不為遠,近者只在一寸間。
  身動時如(山)崩墻倒,腳落時如樹栽根。手起如炮直沖,身要如活蛇,擊首則尾應,擊尾則首應,擊中節而首尾俱應。打前要顧后,知進須知退。心動快似馬,腎動速如風。操演時面前如有人,交手時有人如無人。起前手,后手緊摧;起前腳,后腳緊跟。面前有手不見手,胸前有肘不見肘。見空不打,見空不上。拳不打空起,亦不打空落。手起足要落,足落手要起。心要占先,意要勝人,身要攻人,步要過人。前腿似跏后腿似忝,首要仰起,胸要現起,腰要長起。丹田要運氣,起自頂至足,一氣相貫。膽戰心驚,必不能取勝。未能察言觀色者,必不能防人,必不能先動。先動為師,后動為弟。能教一思進,莫教一思退。三節要停,三心要實,三尖要照,四梢要齊。明了三心多一力,明了三節多一方,明了四梢多一精,明了五行多一氣。明了三節不貪不歉,起落進退多變。三回九轉是一勢,總要以心為主,統乎五行運二氣。時時操演思悟,朝夕盤打,始而勉強,久而自然。(鷂:左要右鳥。凌本作鷂)
  《交手法》濟本:“用拳拳要卷緊,用把把要有氣?!崩畋?、凌本皆作“用拳要卷緊,用把把有氣?!壁w堡本作“用拳拳要卷得緊,用把把要把定氣?!崩畋?、凌本少字,趙堡本多字,以趙堡本文義更近濟本,對此句話很多人意識到了缺字,如馬國興書中作“用拳要卷緊,用把把要有氣”,雖修正尚留有痕跡。濟本:“握要握得根,如卷炮卷得緊?!薄案睉獮椤昂荨敝`,他本皆在此句后有“崩的有力”四字,獨濟本無。這說明濟本可能不是余本的母本,或許乃是其母本的姊妹本。濟本:“出手先占正門,此是巧地?!崩畋?、凌本作“出手先占正門,此之謂巧?!壁w堡本與濟本同。濟本:“伸從腳,指東頭,防西殺。上虛下必實,著跪蔽指不勝屈,靈機自揣摩?!崩畋?、凌本作“抬腿伸發,腳指東顧,須防西殺。上虛下必實著,詭計指不勝屈,靈機自揣摩?!壁w堡本“腿伸蹬腳,指東須防西殺,上虛下必實著,詭蔽指不勝屈,靈機貴自揣摩?!边@里幾句話較亂,李本、凌本、趙堡本似乎做了理順,但仍然奇崛螯牙。濟本:“手急打手慢,俗言即是,其真的確?!崩畋九c之相同,凌本作“手急打手慢,俗言不可輕,的確有識見?!绷璞撅@然做了潤色。趙堡本為“手急打手慢,俗言即是,先下手為強,其真的確?!痹谝饬x上有所發揮。濟本:“人之來勢,亦當審察:腳踢頭歪,拳打膊詐?!崩畋咀鳌澳_踢頭歪,拳打膊體”,凌本作“腳踢頭撞,拳打膊作”,趙堡本作“腳踢頭歪,拳打膀乍”?!霸p”應為“乍”誤,唯趙堡本與意義正確,觀李本、凌本知“體”、“作”都應為“詐”誤,所以此字誤來源亦久。凌本缺少“三尺羅衣,掛在無影樹上”一句,濟本、李本、趙堡本皆有此句,其中濟本漏“衣”字。濟本:“雨行風,鷹捉兔,鷂鉆林,雞摸鵝,摸塌地?!崩畋竞蜐鞠嗤?,凌本作“雨行風,鷹捉燕,鷂鉆林,獅搏兔?!壁w堡本為:“雨行風,鷹捉兔,鷂鉆林,雞撲鵝,獅搏兔?!惫泊巳N版本,拿此一句可斷版本歸屬。三個版本呼應而又各異,其中必有文章。濟本:“遠不發手,雙手雙心打?!崩畋?、趙堡本與之相同,凌本作“遠不發手,雙手護心旁?!睗荆骸叭虬蚬μ唔毻?,把勢審人,能叫亦思進?!崩畋咀鳌叭蛱甙?,頭歪把勢,審人能叫一思進?!绷璞咀鳌叭蜃闾?,頭至把勢,審人能叫一思進?!壁w堡本作“拳打膀乍,足踢頭歪,把勢審人,能叫一思進?!睗尽肮Α彼茷椤皠印闭`,唯趙堡本語義通順,似乎參考前文“腳踢頭歪,拳打膀乍”作的修正。就語氣看,“能叫一思進”后面似應有一句“莫叫一思退”,但觀諸版本都沒有,也可見現在所見的幾個抄本或許關系并不太遠。趙堡本另有“是以善拳者,先看地形,后下手勢”,“意深自揣也”云云,似為后來所加,濟本、李本、凌本等皆無。濟本:“總要以心為主,統乎五行運二氣?!崩畋?、凌本皆作“總要一心為主宰,統乎五行,運乎二氣?!壁w堡本作“總要一氣為主,以心統乎五行,運乎二氣?!闭Z義上還是趙堡本較為完備,趙堡本有抄錄者的發揮,不知此處是否是原跡。濟本:“時時操演思悟,朝夕盤打?!崩畋?、凌本皆作“時時操演,勿誤朝夕,盤打……”“思悟”誤為“勿誤”,句讀再無正確。趙堡本作“時時操演思悟,時時運化,朝夕盤打?!本谷贿€多出一句,怪哉。結尾李本、凌本有“誠哉是言,豈虛語哉”一句,濟本和趙堡本無,此句話似為抄錄者評語。另外,濟本的“鷂”字寫作左要右鳥,是鷂的異體字,凌本在《心意要訣》中寫作“鹯”字,在《交手法》中又寫作“鷂”?!督皇址ā吩谔珮O拳論里面分稱為《論法》、《捷要論》、《無遠機論》三篇。依原文分段照錄。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华东15选5幸运之门彩票网 快乐扑克3豹子走势图 天津麻将怎么打 山西11选五预测软件 青海西宁快3走势图 谁有极速赛车技巧 单机游戏日本真人麻将 贵州麻将官网 1996公牛vs超音速 北京时时彩分析软件 湖北11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贵州福彩快3走势图 北京pk10直播 大嘴棋牌手机官方网站 山西平鲁麻将app 黄大仙资料大全正版 内蒙古快三选号技巧规律